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友人故居”(1 / 2)

那丰饶沃土中骤然发生的可怕变化映入了每一个人的眼帘,哪怕是曾经历过“成年礼”的梅丽塔在这一瞬间都感觉呼吸一窒——恐惧和压力不可避免地自内心中滋生,目睹某种“真相”所带来的精神冲击似乎即将开始考验每一个目击者的心智,然而就在下一秒,那“神国”中的可怕一幕又如幻影般消散了。

遍布刀刃、淤泥和枯枝的大地重新变成绿意盎然的沃土,庭院中再次充满欢声笑语,纯白的仙灵们照料着受到祝福的访客,而圣洁温柔的三女神一如刚才般主持着这场欢乐的盛宴。

所有的鲜血、骸骨以及变异的肢体都好像是个荒诞的梦境,眨眼间不见了踪影,可站在飞船甲板上目睹了一切的探索者们却无法挥去脑海中残存的可怕印象,琥珀甚至从刚才开始就忘记了呼吸,直到片刻之后才憋不住地使劲喘了起来,卡迈尔则迅速有所反应,高声提醒所有人:“注意神性侵蚀!检查各自的精神污染防护!”

他们刚才直面了神国,接触了仅仅目视便可导致致命污染的神性之源,这种污染源的强度是死去神明的残骸或从神国中分裂出来的碎片无法相比的,虽然现场的每个人都携带了目前凡人文明所能制造出的最高强度的防护装置,但在高强度的神性污染面前,这些防护装置仍然有可能被击穿!

琥珀迅速低头看了一眼腰间佩戴的深海护符,又看向自己手臂上佩戴的魔导终端,而这两样东西只是静静地保持着原样,丝毫没有被激活的迹象。

“……没有反应?”维多利亚也惊讶地发现了自己的防护装置毫无启动迹象,随后她飞快地在空气中勾勒出几个银白色的符文,符文环绕着她的额头旋转,检测着施法者心智的变化,其结果却让她更加意外,“……没有任何污染迹象,我们刚才目睹的景象仅仅是产生了普通的‘惊吓’……”

困惑在探索者之间蔓延开来,而就在这时,高文终于开口打破沉默:“是这艘‘船’上的防护系统提供了保护,起航者的技术——他们更懂得如何对付神明力量。”

众人这才抬头看向那层笼罩在头顶的护盾——那层刚刚出现的额外光幕也恰好在此时渐渐消散,仿佛是确认了外界的污染危机已经解除,这艘“船”的针对性防护系统开始自动关闭。

但高文知道,关闭的应该只是一部分针对性的防护系统,这艘船的常规防护肯定是永远处于开启状态的,只有这样才能够确保它可以在深海中安全航行。

琥珀终于松了口气,她眨巴着眼睛,带着某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拍了拍起伏很微妙的胸口,嘴里小声比比:“起航者留下的玩意还是挺靠谱的嘛……而且不愧是专门在神国之间巡航的设施,这上面竟然还有专门的防护系统……等等,难道说起航者也是会受到精神污染影响的?”

“起航者不一定会受到精神污染影响,但他们的船团中半数以上的成员都是像我们一样的普通凡人,”回答她的是同样松了一口气的梅丽塔,作为接受过塔尔隆德系统教育的上位龙族,她对起航者的了解超过这里的所有人,“在起航者船团中,那些参与大远征的普通凡人并不只是接受保护的个体,他们也会根据自身的情况参与到船团的军事行动中——起航者遗产中的许多‘低级别设施’就是给那些普通凡人准备的。”

丹尼尔则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正以倒悬姿态漂浮在众人头顶的“丰饶神国”中,他那双凹陷的眼睛中满是谨慎,哪怕现在那些庭院和沃土都已经恢复成了美好圣洁的模样,他也仍然如临大敌:“我们刚才看到的那是什么?是神国的‘真相’?是丰饶三神已经疯狂的‘事实’?难道在战神之后,紧接着我们要面对的就是丰饶三女神了么?”

丹尼尔的话让所有人瞬间紧张起来,昔日冬堡战场上那惨烈而可怕的一幕至今仍然深深刻在每一个人心头,而刚才他们所目睹的诡异、可怕一幕如一个血色的“预兆”,让人不得不联想到疯狂失控的神明和紧接着就要降临的神灾——就连一向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琥珀这时候都忍不住紧绷着脸,语气格外严肃:“按理说不应该……根据神权理事会的估算,目前众神里面最安定的应该就是像丰饶三神、火神、水神这样的神明,祂们在时代变迁过程中收到的冲击算是比较小的……”

“……放松些,我们看到的只是一部分‘神性面’,”高文此时突然打破了沉默,他从沉思中抬起头来,一边回忆着曾经从龙神那里了解到的知识一边慢慢说道,“只要凡人文明在发展,神明的神性面就会一直不断地积累‘侵蚀’,除非锁链斩断,否则这种侵蚀必然存在,区别只是‘剂量’大小罢了。我们刚才所看到的是丰饶三神被侵蚀的部分……但从整体上,这部分应该还没办法打破祂们的‘平衡’,至少目前我们所看到的丰饶神国在大部分时候还是维持在正面状态的……”

听到高文的解释,琥珀明显松了口气,但一旁需要维持人设的丹尼尔还是维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问了一句:“您说的这些都可靠么?”

“龙族最古老的神明和我详细谈过这些事情,”高文看了丹尼尔一眼,“她经历过神明从诞生到侵蚀再到疯狂的整个流程,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可靠的情报来源。”

丹尼尔点点头:“那我就没有问题了。”

说话间,一阵轻微的震动突然从众人脚下传来,这艘在诸神国间不断巡航的上古飞船似乎完成了对丰饶神国的观察,开始重新向着远处的黑暗混沌下潜,护盾外面那片被光明笼罩的肥沃乐土开始在众人的视野中缓缓后退。

高文抬起头,目光再次落在丰饶神国上,落在那片位于沃土中心的庭院,以及那三位有着巨大而美丽的身姿的女神身上——此刻的祂们,再度恢复了那完美圣洁的姿态。

祂们正在被侵蚀,祂们的神国背后隐藏着足以令凡人狂乱的真实姿态……虽然早已知道这点,但直到今天,高文才第一次亲眼见证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而这也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他在凡人世界所推动的“神权理事会”计划是正确且必要的,如果洛伦诸国再不做点什么的话……神国中那可怕的一幕可就不仅仅是一闪而逝的幻象了。

“千余年前,第一批偶然踏入神国的刚铎先驱们所看到的应该就是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卡迈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带着低沉的震颤,“他们没有我们如今的防护,也没有我们今日的经验,他们直面了可怕的真相洗礼……却也因为直接接触这些污染,而从中得到了关键的‘知识’,带来了最初的警告。”

高文没有吭声,只是仍旧沉默地注视着已经渐渐远去的丰饶神国,而就在这时,丰饶神国中那三位正在主持“永恒盛宴”的女神之一突然抬起头来,朝“钢铁大地”的方向看了一眼。

一双充斥着神性的、平静淡然的眼睛,这双眼睛仿佛跨越了漫长的空间阻隔,哪怕如今飞船已经渐行渐远,它仍然极为清晰地映入了高文的眼帘。

但下一秒,这双眼睛便自然而然地转向了另一个方向,那位女神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神国外面那艘庞大的飞船,她的惊鸿一瞥只是巧合地看向了高文所在的方向罢了。

高文感觉自己的心跳陡然间快了一拍,他下意识地想要做些什么,却迅速意识到自己和那位投来惊鸿一瞥的女神之间隔着的不只是深海中难以跨越的混沌虚无,还有丰饶三神身上缠绕的锁链——他无法去求证,无法去问询,更无法确认刚才那位头戴花环的女神到底是不是看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