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真理的面纱(1 / 2)

自入冬以来,奥尔德南已经连续迎来两次大幅度的降温,连续的气温骤降让这座城市尽数褪去了秋季的色彩,一层枯黄与灰暗的色调覆盖着大街小巷,雾气则一如往年,准时笼罩了这座平原上的城市——从黑曜石宫的高塔上俯瞰出去,那鳞次栉比的屋顶和远近高低的塔楼再一次成为了雾海中若隐若现的剪影与孤岛,带着一种不真切的朦胧。

罗塞塔·奥古斯都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注视着教堂区的方向久久不语,而那座有着铁灰色尖顶的宗教建筑亦与他沉默相待。

曾经飘扬在教堂上空的战神徽记如今已经换成了提丰帝国的旗帜,教堂外墙上镶嵌的教会浮雕虽然仍在,却仿佛已经褪去了曾经那神秘而崇高的气息,在寻常人无法察觉的“视角”中,那座宏伟建筑内曾经充盈着的超凡、圣洁气息已经烟消云散,如今它能带给世人的,已经只剩下单纯的心灵慰藉,以及建筑学上的美学价值。

大教堂前的广场上,前往参观的市民正三三两两地穿过雾气,踏上长长的台阶,皇家卫兵站在教堂前的台阶两旁,沉默注视着广场周围的一切动静,新面孔的“教堂导游”在正门前迎接着聚集过来的人群,这些面带微笑的人身上悬挂着旧日战神教会的装饰物,胸口带着“景区向导”的牌子,手中挥动着醒目的红色或黄色小旗——每当有一批新的参观者造访,他们便会开始讲解那些墙壁上的壁画与浮雕,介绍那些分布在祈祷厅中的烛台和雕塑。

从这些东西背后的宗教传说,到它们在教会活动中所产生的象征意义,从战神教会的历史,到围绕在这些事物之间的秘闻。

能站出来抵制这种“悖逆之举”的人都已经死去了,普通信徒则没有对抗移风易俗的决心和觉悟,剩下那些无法接受这种变化的人多数只能在家中感叹过往的时光,在小酒馆中咒骂这个“垮掉的时代”,亦或者在治安惩戒室里痛哭流涕。

这些小问题已经无需帝国的统治者亲自在意,它们是时代前进的过程中留下的些许碎屑,迟早会渐渐消退。

罗塞塔·奥古斯都收回视线,回到了自己的书桌前,身穿黑色长裙、发丝间垂下金色细链的玛蒂尔达公主则站在一旁,看到父皇回神,这位皇储才继续汇报刚才说到一半的事情:“……目前全国各地残存的战神教会势力都已经彻底完成分解和清理,所留下的教堂、田产、商会等财产皆收归国有,其中半数以上的教堂被关闭或移作他用,但按照您的吩咐,另有一部分具备历史意义或在当地有特殊影响的教堂在接受改造之后重新对外开放,作为当地居民的文化活动设施……

“一系列有关战神教会历史和野史的新编宣传、普及材料已经在全国推广,它们将配合那些重新开放的教堂共同发挥作用,目前在奥兰戴尔和塔伦金斯地区的试点结果很令人满意,但在杜沃松郡和恩奇霍克郡的试点遇上了较大阻力,当地民众信仰稳固,新政若想取得成效恐怕还需时日……”

“提丰人尊崇战神信仰已经数百年,它已经成了很多人生活习惯的一部分,”罗塞塔淡淡说道,“但激烈的对抗阶段已经过去,我们不能把民众视作敌人——温和的引导过程总是需要些耐心的。无须担心,玛蒂尔达,全方位的影响已经开始,旧时代的人终会老去,而他们的下一代不可避免地会在一个移风易俗之后的环境中长大,在新生代的头脑中,‘战神教会’是个既定事实的历史名词。”

他抬起头,目光透过宽大的水晶玻璃窗,再次落在了战神教堂的尖顶上:“等人们习惯了教堂的半价门票以及神龛前的收费合影之后,一切都不再会是问题。”

“高文·塞西尔大帝所说的‘去神圣化’么……”玛蒂尔达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眼神深处又有着一丝钦佩,“教堂开放凭票入场,神龛神像合影留念,集会广场售卖特色零食和手工艺品……在提到消除战神教会影响的时候,我和哈迪伦想到的都只有拆毁教堂解散神官,却从未想过事情还可以这么办……”

“从某种意义上,高文·塞西尔是我们的老师——他亲自向我们演示了该如何让一个神圣的事物变得世俗,并在这个过程中让绝大部分普通人能较为容易地接受变化,”罗塞塔平静地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通晓教典、死守教条的狂信徒,绝大部分普通人是分辨不清变化背后的‘意义’的——而这些普通人正是构成思潮的主体。”

“普通人才是构成思潮的主体么……”玛蒂尔达带着思索轻声说道,她面前的罗塞塔则陷入片刻的沉默中,过了几分钟,这位提丰统治者才突然开口说道:“‘门’计划那边有了些新发现。”

“新发现?”玛蒂尔达好奇地抬起视线,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何会突然在自己面前提起这件事。

罗塞塔注视着玛蒂尔达的眼睛,嗓音低沉:“他们在那里看到了马尔姆·杜尼特的灵魂。”

玛蒂尔达的眼睛一瞬间瞪大,巨大的惊愕让她没能像平日里接受的教导那样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表露,但很快,她便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变化,惊愕的神情压在眼底。

看着女儿的表情变化,罗塞塔微不可查地点了下头,才接着说道:“他已经清醒过来,如今似乎变成了战神神国的一部分——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他都不会回到这个世界了。”

玛蒂尔达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又有些好奇地问道:“温莎和丹尼尔大师现在在做什么?”

“他们在继续深挖我们这个世界的秘密。”

……

深挖出这个世界的秘密,这是每一位行走在知识前沿的学者们心中的共同夙愿,然而要挖掘出那些隐藏在庞杂的现象、理论、猜想背后的“真理”,有时候需要的却不仅仅是辛勤努力——幸运与机遇有时候反而更深刻地影响着历史的转折点。

卡迈尔漂浮在极为宽广的竞技场中心,看着技术人员们紧张繁忙地组装、调试试验所需的设备,心中不免浮现出诸多感慨。

他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许多年,如果算上白银帝国那些研究魔法奥秘的先驱者为此所耗费的岁月,凡人等这个机会甚至已经等了半个世纪——然而没有人会料到这一切竟然会在这里实现。

探究这世界上最本质的奥秘之一,位于魔力研究领域最前沿的一场试验,它最合适的试验场竟然位于战神的神国,用如今帝都流行的一句话讲,这简直是“连菲尔姆先生都不敢采用的设定”。

温莎·玛佩尔站在卡迈尔旁边,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些从塞西尔人的科研营地中运过来的特殊设备,她知道塞西尔人有一个探寻魔力本质的实验项目,而且在最近越来越深入的技术交流中,她也了解到了这个实验项目的具体内容,但亲眼见证终究是不一样的体验。

她看着那些身穿白色短袍的塞西尔人将某种经过精密切割加工的长方形箱体放在稳固的实验台上,又在箱体前端安置了银白色的合金薄板,一个功率强劲的奥术能量源被他们设置在箱体尾部,能量源周围还可以看到结构复杂的稳定与屏蔽组件——这些东西的“画风”与她平日里做实验所使用的物品截然不同,然而她却能够从中感受到熟悉的严谨与郑重。

哪怕不确定这场试验的结果如何,她也知道设计、参与这一切的必然是值得敬重的人。